账号
密码
注册账号需要审核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社会新闻

东莞张继雄退休前后“地下市委书记”的奇人奇事

编辑:澳门新永利集团  发布时间:2019-4-2 10:11:05 

“人是第一生产力”,好人创新历史,推动社会进步。坏人却像动物界的蜱虫一样能寄生其他动物身上,甚至要人性命。所以,坏人或贪官污吏不仅对社会没有贡献,反而会让一个企业或一个城市停滞不前,甚至中毒严重,难以自愈。

在广东东莞市坊间就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是人又似虫,唯有张继雄。坏事全做尽,为人特别横。”这说的就是曾经的东莞市政法委书记张继雄,其2011年“光荣”退休,2012年07月18日当选为市见义勇为基金会第二届理事长。对于一个心理有鬼的当官者,安然退休无疑是梦寐以求的事情,该拿的都拿到了,该转移的都转移了,慢慢享受曾经捞到的油水,安度晚年,真是给个神仙都不换那!然而,他对东莞旅游东莞经济东莞文化的伤害却是难以恢复的。

1、张继雄东莞“地下市委书记”名头的由来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东莞作为最前沿阵地,时刻沐浴在国家改革开放的春风里。风光时的东莞被叫的响彻云霄:“百万劳工下东莞,东莞遍地有黄金。”于是东莞“世界工厂”应运而生,东莞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也取得了巨大变化。

然而,近十几年,东莞市却出现了大批外来工纷纷离开东莞,大批工厂迁出东莞。名为产业转移,实为整体经济的下滑与无奈。

在东莞经济快速发展建设与整体经济下滑的另一面,却是东莞混乱官场的内斗与内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这30年里,在东莞经济发展与城市建设的过程中,还隐藏着许许多多与“蜱虫”一样的“害人虫”,他们不动声色的就把某些人给祸害了,就把一个好端端的地方给祸害了。比如说:像东莞市的原政法委书记、原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被东莞市民暗喻为隐形的“地下市委书记”的张继雄,就有许多民间故事。

张继雄简历:男,1948年8月出生,1970年4月参加工作,东莞企石人,1971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汉族。

1969年7月至1970年4月企石公社新南大队团支部副书记;1970年5月至1975年7月县革委会政工组干部;1975年8月至1976年12月黄江公社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1977年1月至1980年4月大朗公社党委书记、革委会主任;1980年5月至1980年6月黄江公社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1980年7月至1983年8月黄江公社党委副书记、革委会主任;1983年9月至1984年6月黄江区委副书记、区长;1984年7月至1991年4月黄江区、镇委书记;1991年5月至1995年5月黄江镇委书记、副处级干部;1995年6月至1996年4月黄江镇委书记、正处级干部;1996年5月至1999年2月市人民政府副市长;1999年2月1999年7月市委常委;1999年7月始任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2011年退休。

说起东莞市的原政法委书记张继雄,在东莞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了。有人曾调侃道:“张继雄真是横,市委书记也把控。东莞官场很微妙,对他不能不认熊。”其言下之意是,张继雄虽然只是东莞市的政法委书记,但大权在握,实实在在过着市委书记的日子,甚至拥有市委书记的实权与风光,在东莞官场里被东莞市民暗喻为“地下市委书记”。

别小看了这个“地下市委书记”!能量大的惊人,连每次到东莞任职的市委书记也要看他的眼色行事,这在东莞的官场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有些外省来东莞任职的,就是市委一把手,张继雄也不会放在眼里。张继雄自认为是东莞本地人,有老资格,有一帮追随左右的兄弟,总是目空一切,我行我素。谁到东莞当市委书记,都要先拜访张继雄,不然,在任的日子不会好过。可见张继雄在东莞官场的地位、实权、能量,真是权倾一时,称霸一方。

传说一些东莞人总有极强的排外思想。在一个单位里,本地人总是欺负外地人,希望外地人多干活,又怕外地人太优秀,抢了自己的位置,打碎了自己的饭碗。

据坊间有一个传闻:有一天,东莞市政法系统召开一个会议,在会议前的闲聊中,张继雄问从各镇里赶来开会的镇领导或公安分局领导,你是哪里人,被问的人回答:“我是地地道道的东莞人”,张继雄点头称道:“很好、很好”。

随后,张继雄又问另一个人:“你是哪里人?”被问者如实回答:“我是东莞周边增城的”

张继雄略微点头“哦,还不错”。

接着,张继雄又问第三个人:“你是哪里人?”

被问者如实回答:“我是湖南的”。

“啊!你是湖南的,来东莞当这么大的官?你捞了不少油水吧?”

遭到张继雄的抢白,被问者诚惶诚恐,无言以对。在座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他这是“排外思想”在作崇。

大家都知道得罪不起张继雄,在东莞这一亩三分地里,他可是呼风唤雨,跺一脚就能地动山摇的人物—“地下市委书记”嘛。

2、张继雄:在黄江任职,致使黄江走私车猖狂

走进东莞市黄江镇,你随便问一位当地人“你认识张继雄吗?”当地人会都不假思索地回答:“张继雄我咋不认识呢?1984年7月—1996年2月,他在黄江当了几年大官,好事没有做多少,黄江镇的经济建设没有搞上去,而黄江走私车生意却越来越火,都说有张大人的保护才能这样的。”

另外有位自称老党员的人补充说:“听说当年黄江镇的走私车生意做的很大,韩国、香港、东南亚等全世界都知道黄江走私车猖獗。张继雄在黄江当了几年官,不少捞钱,也不少给黄江镇抹黑,在全国臭名远扬。老百姓一心一意搞建设,他倒好,把心思却用在邪乎事上?”

黄江镇多半的老百姓说:“张继雄不是一个好人,在黄江没有给老百姓谋到什么福利,搞走私车,却让黄江背黑锅,遭骂名。”

黄江镇是张继雄主政和带坏的地方。黄江,一个靠水车(走私车)闻名天下的地方。大多数人都以为,水车全都在黄江,其实不是,最早一批廉江人,到了黄江这个地方做起了汽配的生意,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张继雄的暗中支持保护下,渐渐演变成了水车最初的形态:90年代的切割车,当时可以说是走私的黄金年代了,国内各类政策宽松、经济正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那时候的赚钱基本上跟大风刮来的没什么区别了。

不说不知道,说出来吓一跳。“如果你买不到足够便宜的豪华车,那是因为你没到黄江!”这是广东二手车,走私车行业内流传许久的一句名言。

有业内人士爆料,黄江走私二手车行业内,不仅有明确的分工还有多渠道的销售方式,已经形成一个集国外买车、边境送车、境内销售、制作档案、旧车修饰、售后服务等多个环节在内的完整产业链。

据一名东莞退休老干部举报,希望广东借“三打两建”的东风彻底解决黄江走私车的问题。然而,走私二手车在黄江已形成一个产业链,并且触角已伸向全国。

黄江的老百姓说:“形成这一恶果和黑色产业链的年代,正是张继雄主政黄江的上世纪90年代。张继雄‘功不可没’,也难撇清关系。”

3、张继雄:在东莞任职,东莞沾染“黄毒”,被贴“性都”标签

东莞色情业的崛起,与改开后制造业需求,暴增的外来人口、商务活动有关,也与当地酒店业的发展大有关系。1996年以后,当地的民营资本大举进军酒店业。在这个面积仅为2645平方公里的城市里,有90多家星级酒店,其中五星级酒店20多家,东莞已经成为全球星级酒店密度最大的城市。

东莞色情服务业发展迅猛,拥有成熟的产业链。据《南都周刊》2009年报道,东莞市曾有过数次大规模的扫黄行动。2003年初,正是张继雄势力强盛的时候,因樟木头镇娱乐场所涉黄事件被央视曝光引发公众哗然,东莞市对全市的娱乐服务场所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清查,大量色情场所被查封;而在此之前的2000年,东莞市也曾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大规模的专项清理整治行动,缩减了上千家娱乐服务场所。

为寻找客源,手机“招嫖短信”被色情服务场所铺天盖地的发出,手机用户只要一进入东莞地界,便会收到此短信。有媒体报道称,就在2010年初,一位到东莞视察的中央领导收到了色情行业的短信,颇为气愤。中央综治委、公安部随即要求东莞整治涉黄问题。

2014年2月9日,央视曝光东莞市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后,东莞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对中央电视台曝光的12间涉黄娱乐场所进行了查处,带回相关人员67人进行审查,依法查封上述12间涉黄娱乐场所。东莞市共出动6525名警力,对全市娱乐场所开展统一清查行动。

这次扫黄行动就像一场来势汹汹的台风。据广东省公安厅通报,截至2月12日中午,全省公安机关共清查各类娱乐服务场所18372间次,其中歌舞娱乐场所3592间次,桑拿按摩场所4201间次。共查处涉黄场所187间,抓获涉黄违法嫌疑人员920人,刑拘121人、行政拘留364人,停业整顿歌舞娱乐场所38间、桑拿按摩场所156间。据消息灵通的人士私聊,广东省公安厅通报的这些数据,东莞就占了很大比例。可见东莞“性都”的盛名之烈。

上述报道面世时,声势浩大的一些行动正在进行,当时政府表示要清理卖淫嫖娼活动幕后的“保护伞”。但每次扫黄后,东莞色情行业很快便“春风吹又生,小姐笑盈盈”。当时,很多色情行业从业人员“相信很快能上班”的信心也来源于此。因为,在东莞官场上有像张继雄这样大小都沾,浑水摸鱼的贪官太多了。而酒店、桑拿等特殊行业归公安系统后,政法委书记正管着公安系统。

舆论的眼光是“毒辣的”,在惊叹于东莞色情服务业“繁荣景象”过后,人们质疑的焦点和真正的要害在于彻查其背后有无“保护伞”,有无公权腐败,有无执法渎职。自央视曝光以来,当地的执法动作不可谓不迅猛。当晚东莞公安局就开展统一清查行动,第二天就发布相关公安人员被停职调查,随后广东警方宣布开展为期3个月的扫黄专项行动,初步“战果”也第一时间公布。也正是这样的反差,反倒让人感到不安。如果没有央视怎么办?缺乏媒体的倒逼式监督,执法就没有动力了吗?

像东莞这样“性都”繁荣20载,可能很难归结为执法的疏漏。如果没有权力寻租,没有利益勾兑,没有某些执法者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业者“不用怕警察”的胆量从何而来?那些被称作“城市名片”的星级酒店为何能明目张胆地招嫖卖淫?群众报警举报后何故石沉大海?

繁荣的色情行业,是许多人对东莞的印象,更有甚者给这座城市贴上了“性都”、“春城”的标签。这样的标签在张继雄任职期间贴上去,他真的是难咎其责!

4、张继雄:以“地头蛇”势力左右东莞官场30多年

张继雄在东莞官场30多年,非常自信与自傲,大有“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的江湖匪气。东莞市民看在眼里,心里清楚。东莞很多不光彩的事,他都撇不清关系,因为他是东莞的“地下市委书记。”

2014年6月6日,广东省正式宣布已对省内多达866名“裸官”进行了任职岗位集中调整。在“裸官”这个词诞生6年之后,广东成为了国内首个公布“裸官”数量及处理情况的省份。
    据此前《人民日报》披露的数据,东莞市在这次调整中涉及的“裸官”达到127人。

东莞,这座毗邻香港的“世界工厂”,在年初因“扫黄”备受舆论关注。如今,走在东莞城镇的街头,仍不时能看到诸如“杜绝涉黄行为,净化社会环境”这样的宣传标语。外来工们看到这样的标语措辞,一头雾水,不以为然。

而东莞市民们看到这些标语的措辞,反应就不一样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东莞这些‘蒙查查’的官员们,往往是在大事上‘窝里斗’不明白。在小事上大把捞钱犯迷糊。招这么多专门从事‘性服务’职业的小姐,迟早会出事。”

东莞市民是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就在张继雄横行东莞之时,刘志庚主政东莞期间,东莞色情产业发展迅速。据《东方早报(博客,微博)》报道,东莞色情业在最顶峰时地下色情业和其直接、间接的关联产业,2010年产生接近500亿元的经济效益,而整个东莞在2009年的GDP为3700多亿元。

怪不得东莞市民私下抱怨说东莞的一些官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靠小姐在服务上大把捞钱,个个都肥的流油。

与“扫黄”的高调不同,“治裸”在东莞则要低调内敛得多。在东莞当地媒体上,找不到任何关于东莞治理“裸官”的只言片语,甚至在引述领导相关讲话时,媒体都会刻意避开“裸官”字样,表述改为“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有关东莞“裸官”的所有信息发布都需要通过东莞市政府或宣传部统一安排,统一口径。

总之,东莞“裸官”这个盖子不能随便揭开,不然会臭名远扬。因为,像以张继雄这样倚老卖老,居功自傲,自己屁股也不干净的官员太多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能捞就捞,能捂就捂,得过且过。

在东莞坊间还有一个传闻,据说是当年东莞市委书记佟星,因为是外乡人,且工作有经验有干劲,把东莞治理的很好。佟星在东莞几年,东莞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都很好,东莞市民交口称赞。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因为,以张继雄为首的东莞本土官员,看不惯别人吃饱饭,做出成绩,就想方设法的挤兑佟星。

还听说,刘志庚被调到广东省当副省长以后,一位姓徐的干部被调来东莞做一把手。徐某在东莞走马上任之初,曾信誓旦旦,一定要把东莞建设好,给东莞市民一个交待,找回东莞因“性都”而失去的城市形象。

以后,徐某在工作中渐渐感到处处受阻,官场环境险象环生,人事桎梏,施展不开,纵有报国之志,却难以实现抱负。东莞市政府一些有正义感的老党员、老干部们私下议论,徐书记的工作局面打不开与处处受阻,与张继雄搅黄市委领导班子有直接联系。

东莞市民还私下说:徐某心有不甘的离开东莞,东莞市民有些为他鸣不平。都是张继雄自认为徐某没有恭敬好他这尊东莞的“活神仙”,外人来东莞做官不能喧宾夺主,不能不守规矩的怪概念所致。

在东莞官场还传闻着有关张继雄的奇葩事,用东莞市民的话说:“张继雄所做的事都是赤裸裸的邪乎事。”

有的市民还说张继雄在东莞官场混了30多年,市局或哪个镇要是调整领导班子,名单要先让他过过目,把把关,一副十足的老爷作派。他钟意谁就是谁,就提拔谁,独断专行,一手遮天。在东莞的30年间,经他手提拔的处级、科级干部不计其数,并在东莞各部门,甚至是广东省厅都安插了很多亲信。

也曾有东莞市民提及,东莞“性都”的慢慢形成,都说有张继雄培养的一份功劳。被东莞市民暗喻为东莞“地下市长”的李满堂是张继雄的嫡系,两个人是铁哥们,关系非同一般,私下里联手做了很多见不得阳光的事。

还听到东莞官场上有人议论说:徐书记的迷茫,张继雄与李满堂共同喷了不少迷雾。徐书记的惆怅离开,也与张继雄与李满堂故意挖陷阱,设圈套有直接的关系。

5、东莞贪官知多少?究竟有怎样的利益链条?

东莞市政府办公大楼盖的非常气派。一位当地老人说:“那都是有本事的人住的,你别看外表光鲜,里面复杂着呢?贪官也不少,有的被赶出来了,有的还在里面。谁贪谁不贪,怎样捞到的官,市民们心里清楚呢?”老人有正义感,也敢直言不讳。

另一位老人直言不讳说出来的话,也很让人震惊。他说“像谢国文,黄少文、梁凤鸣两口子,还有市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李灼华,还有一位开文化传播公司的傅娟等,他们都是一伙的,与张继雄走的非常近,关系也非同一般,说白了,就是张继雄的得力干将,他们官官相护,勾结沆瀣一气,捞的是纳税人的血汗钱,苦的却是东莞的老百姓。”

旁边一位搞清洁工作的老人看有人扎推聊天,便眼馋停下活计也凑了过来,几位老人都比较相熟,说起话来也不怕揭老底。他们口无遮拦,有说有笑的说了一通,其中却有弦外之音。

一位老人说的意思是:张继雄在东莞做政法委书记的时候,那时候东莞实施一件惠民政策的事,就是春节期间,东莞给户籍困难人员即低保对象、优抚对象、五保户等7类和低保边缘户共8类人群发放一次性临时生活补贴,既每人或每户发放1000元红包。

当清洁工作的老人说:“这两个老家伙都是退休人员,家庭生活富裕,因为政府里有人,当时也领到了千元红包。”而当清洁工的老人,老伴身体不好,他还供两个孩子读书,起早贪黑,每月才900元左右,是东莞十足的困难户,却没有领到政府补助的那1000元红包。当清洁工的老人现在想起来,心里还不平静,还非常失衡。

张继雄在东莞做政法委书记的时候,那时候东莞实施一件惠民政策的事,就是春节期间,东莞给户籍困难人员即低保对象、优抚对象、五保户等7类和低保边缘户共8类人群发放一次性临时生活补贴,既每人或每户发放1000元红包。

当清洁工作的老人说:“这两个老家伙都是退休人员,家庭生活富裕,因为政府里有人,当时也领到了千元红包。”而当清洁工的老人,老伴身体不好,他还供两个孩子读书,起早贪黑,每月才900元左右,是东莞十足的困难户,却没有领到政府补助的那1000元红包。当清洁工的老人现在想起来,心里还不平静,还非常失衡。

领到1000元红包的老人说:“当时,东莞市政府有些当官的借助这件事都捞了很多,真正的‘困难户’,如果在市、镇、村里没有头脸或没有靠山,就是饿死,也领不到那1000元的红包,别听政府的人瞎说,1000元红包都发给‘困难户’了,这里面的水混着呢?”

几年前,有人在一个镇里确实了解到:有一个人在公司上班,家里还有厂房出租,开着宝马去领政府补助的1000元红包,而和他一个村的一个女人,老公去世了,自己供两个孩子读初中,在村里做清洁工,起早贪黑地扫大街,一个月才600元。在村里实实在在是“困难户”,却没有领到政府补助的1000元红包。

当时,东莞发这1000元红包的事,闹了很多笑话,引起了最底层市民的公愤。“开着宝马去领红包”在东莞大有人在,凡是村干部的老爹老妈都有,真正的困难户却眼巴巴的看着。这事在东莞已经成了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网传东莞市信访局的局长谢国文退休前后极度的奢侈生活,这种生活品质,完全是亿万富翁的作派。住着大别墅,开着豪车,按照东莞一个地级市的信访局局长公务员收入来算,他的收入远远不能满足这般奢侈的生活。那么,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东莞的黄少文和梁凤鸣这两口子,据说黄少文是当年抱上刘志庚的大腿,在刘志庚面前鞍前马后,恭恭敬敬。刘认为黄少文会办事,有发展前途,就极力培养提拔他当上东城区的“一把手”,黄少文就掌握了东城土地拍卖大权,与刘志庚合伙大捞了几把。硬是通过不法手段把东城一块旺地“星河传说”300多亩的土地争过来,以后又卖给刘志庚的妹妹刘小苑,刘小苑又找中兴集团合作开发成“御园别墅”高档小区,最火的时候,该小区房价一平米就卖到5万元呢!

“夫贵妻荣,黄少文的老婆梁凤鸣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先是在东莞市物价局当局长,以后又到东莞市澳门agapp局当局长。别人想当什么局长,比登天还难。梁凤鸣一个女人家在局长的位置上却能跳来跳去,挥洒自如。怎不让人眼馋?”

“听说梁凤鸣打着给别人办事的旗号,私下里收了人家300万,结果事情没有办好,贿赂也没有退还,人家举报梁凤鸣,是东莞市的一位公安局副局长李灼华给摆平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呀!”

据东莞的市民们说,东莞市公安局副局长李灼华,是刘志庚培养提拔起来的,张继雄也看好他。还有市民反映说,李灼华充当了张继雄、刘志庚一伙疯狂敛财,欺行霸市的保镖,他作为公安局副局长本该为东莞保驾护航,但却偏离到为以权谋私者充当马前卒的歪道上。

还有一些东莞市民谈到,有一位开文化传播公司的女老板傅娟和张继雄的关系特别铁,那女的在东莞玩的很开,在东莞官场上算是“大姐大”,很吃香,张继雄每次都亲自给傅娟张罗开办文化传播公司,张继雄还利用自己是市政法委书记及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的身份,给下面的镇、区打招呼,在文化传播方面多支持、关照傅娟。

东莞市民都知道,东莞几十个镇、区,几乎每年都举办各种各样的文化活动。这几个镇每次搞大型文化活动,都少不了傅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参与和运作,几乎东莞所有镇搞文化活动都是这样,这在东莞已经是常态了。有一个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不小心说漏了嘴:“谁敢不请傅娟的文化传播公司,人家后台硬。一场文化活动下来,100万元能办好的事情,往往要多发100万,这不是明摆着的事,镇政府有时也很无奈。”

可见张继雄的能量之大!能把一位小女子培养成“女强人”,并把“女强人”玩的团团转,而“女强人”也把东莞的文化市场玩的团团转。这样,大把大把的捞钱就不在话下,在东莞朋友圈里,都传闻傅娟的身价不菲,“大姐大”的名号也没有白当。而这一切都要拜张继雄所赐。

6、张继雄:执迷国外某一宗教,伙同刘志庚等人陷害观音山

自改革开放以来,东莞在改革开放中解放思想,开拓创新,“敢为天下先”,为全国塑造了“东莞模式”,也一度被誉为“世界工厂”,经济强市。而东莞观音山被当地民营企业家承包经营以后,经过近20年的努力建设,使昔日的一座荒山也变成了国家森林公园和国家4A旅游风景区。

在东莞一些有正义感的老干部、老党员们说:“自从东莞观音山开发建设,张继雄就一直觊觎观音山,总想和观音山过不去,不知为什么?”

真是事出有因,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身为共产党员的张继雄开始信仰国外某一宗教,并受其影响而内心极端仇视佛教。随着2000年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内的观音寺重建,观音山逐渐成为东莞乃至珠三角地区知名的佛教道场。而张继雄出于个人偏见的心理,对东莞观音山佛教道场的发扬光大极为忌恨并伺机打击。

在一个经济强市里,像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这样有发展后劲的优秀民营企业,对当地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都起到了极大地推动作用,更是东莞对外宣传的一张美景名片,但是东莞观音山的现实情况及发展推进,却远比人们想象的还要曲折的多,残酷的多。

据樟木头当地村民说:“想搞垮观音山的不止张继雄一人,是一大杆子人。但张继雄是对观音山起坏心最早的东莞官员。”

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非常渴望得到东莞市和当地政府在政策上的扶持,也渴望某些个人能够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但纵观整个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所走过的艰难之路,其特征是地方强权和地方势力对这家民企的压制,是东莞一些唯利是图的官员对观音山的觊觎,其中更甚者就是张继雄。

东莞的张继雄等当地政府某些领导人故意制造事端、巧取豪夺、擅用公权力、甚至不惜使用黑恶手段,千方百计要致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于死地,其行为令人发指。这些事在东莞已经是公开的、家喻户晓的、令人痛心的。

这一切不利于观音山发展的推手和始作俑者都与当时东莞市的一个实权者,确切地说是东莞的一个恶人有关联,这个人就是张继雄,东莞人,共产党员,曾任东莞市政法委书记,分管公检法等工作,后任市人大副主任。

据知情人私下透露,张继雄绞尽脑汁,总想给自己创造整治观音山的机会。2003年9月21日,观音山公园外包的客运车出现一次小型的交通事故,当时并无人员出现重大伤亡,但当时时任东莞政法委书记的张继雄随后就迅速介入此事。并授意麾下的交警部门极力有意夸大该小型交通事故是一场重大的交通事故。他为了达到个人目的,肆意借题发挥,无限放大。

由于东莞政法委书记张继雄一手策划实施此次车祸,又被其恶意定性,因此导致观音山上山的唯一一条通道被封、关闭长达近1年左右,几十万上山朝觐观音圣像的信众及游客,以及观音山的员工上下山都必须被迫步行7公里的山路,往返费时要达6个多小时。

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为此多方反映,广东省信访局也向东莞市信访局发来“粤信案澳门新永利集团:【2003】6552#”批转函件,要求东莞市相关部门给予观音山的道路解封,但由于张继雄等人的阻扰,一直没有落实。观音山森林公园仍然备受煎熬。此举严重阻碍了观音山森林公园的正常经营和发展。

随后,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又向中国旅游报等媒体反映了有关情况,寻求社会力量和媒体的支持,但张继雄把控着东莞市的公检法等强力部门,观音山道路解封的希望仍然遥遥无期。最后,在各方压力下,直至2004年9月份,张继雄才不得不同意解封。至此,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的道路整整被封,关闭了11个月。

2004年2月,刘志庚调入东莞市担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刘姓家族在东莞从此称王称霸、胡作非为。曾扬言“一定要灭掉观音山”的张某雄时任东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一个为“灭掉观音山”网罗党羽壮大势力;一个为家族敛财培植亲信,两者迅速结为知己,两股势力得以合流。张某雄成为了刘志庚的“军师”,为其发财贡献出了无数的“妙计”:调整观音山规划,将观音山门楼向东推移500米,腾出土地与门楼以西的5000亩左右的果园连成一片,用于房地产开发。而开发商自然是亿兆地产,据相关资料显示,亿兆地产成立于2004年。大股东(80%)为广东亿兆恒基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亿兆恒基”)。刘志庚的胞妹刘小苑即是亿兆恒基的股东。亿兆恒基是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兼营酒店、环保以及资本投资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刘姓家族早已盯上观音山这块风水宝地,一直都期盼霸占观音山的那一天。

更庞大的计划是,商定由樟木头镇政府以低价3000万元强行收回观音山的经营权,再以3000万卖给亿兆地产进行房地产开发。整个计划可以说是“手到擒来”,可为亿兆地产带来上千亿元的利润收益。

不仅是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这些年来,凡是在东莞的民企如果想好好的生存下去,那都必须向张继雄上贡。私下里,东莞市民愤愤不平,大家都嘲讽他是东莞的“地下市委书记”,做事很不人道,就像“蜱虫”一样,一旦叮咬在谁的身上,真是要人性命。

在东莞经济发展与城市建设的过程中,还隐藏着多少像“蜱虫”一样的“害人虫”?正是他们祸害了东莞城市的风气,正是他们眼中阻碍了东莞的经济发展。

2018年1月2号东莞时光网一则消息“东莞市见义勇为基金会理事长张继雄在镇领导周伟森、李惠明、丁志洪、王勇、蔡俊彬等人的陪同下,前往樟木头医院慰问在执行抓捕任务时负伤住院的樟木头巡警大队便衣队员雷兵。”—一个退休的“地下市委书记”,数不清做过多少权钱交易的坏事,居然还成了见义勇为基金会理事长,真是有玷污“见义勇为”四个字的感觉。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东莞曾经的大贪官刘志庚已被揪出来,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之前和他沆瀣一气的贪官们都肃清了吗?张继雄已经“安全”退休,享受着亿万富翁的豪奢生活。然而,这些财富究竟是怎么来的?这个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问号,究竟何时才能彻底揭秘呢?难道因为退休了,就能安然享受曾经在任时来路不明的财富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频频祭出反腐“组合拳”,“老虎”接二连三的落马。相信有关部门一定不会让这样欺凌百姓,用手中的权利攫取黑色收入的贪官一直逍遥法外的。只有将整治贪腐彻底进行,才能让更多的企业正常经营,才能让天更蓝水更绿,才能让老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

(文章来源:网友供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