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账号需要审核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优秀教师论文

蜀汉中都护李严在重庆建“岛”的考察及联想

编辑:澳门新永利集团  发布时间:2012-9-18 5:43:14 
李严在重庆建“岛”的考察及联想

                               廖伦焰

 

据西晋史学家常璩辑撰的《华阳国志·巴志》记载,我国三国时期,刘备托孤大臣之一的蜀汉中都护李严,驻守江州(今重庆)期间,修建了周长十六里的大城,并计划在江州县城后山开挖山脉,让长江水流入嘉陵江,使江州城变成四面环水的“岛”(原文为“都护李严更城大城,周回16里。欲穿后山,自汶江通水入巴江,使城为洲”)。本月7至11日,笔者对重庆地理进行了考察,对李严“凿山成岛”计划的位置有了初步认识,得出了以下结论:

 

“凿山成岛”的位置在龙家湾隧道东口附近至李子坝站附近

 

今重庆渝中区及其以西的九龙坡区、沙坪坝区、大渡口区,被它北边的嘉陵江和南边的长江合围成为一个巨大的半岛。嘉陵江由西北滚滚而来,长江由西南滚滚而来,顺着半岛向东突出的狭长部分流淌,在朝天门汇合后北去。长江北岸龙家湾隧道东口附近,至嘉陵江南岸轨道李子坝站偏西一点的位置(穿过鹅岭公园),横断面的直线距离在1.2公里左右(两头至朝天门直线距离均在5.7公里左右),这儿是被两江合围的古江州城后山最窄的地方。刘备建蜀的221年,蜀的总人口仅有90万(当时的蜀,即是汉朝时的益州,地理范围主要包括今四川、重庆及其云南、贵州部分地区),按江州当时不多的人口和生产条件,及整个蜀汉当时都处于战时戎事甚多的情况分析,开挖城池后面的山脉,只会选择在最窄的这一段,而不会选择更宽的位置。这里一旦被凿通后,古江州城即成了四面被长江、嘉陵江环绕的岛城了。后来由于蜀汉与北方曹魏战争的需要,诸葛亮把李严调遣到了汉中前线,这项凿山成岛的计划便终止了。如非此原因,今天重庆的地理景观,会再增加一道风景线。李严当年凿山成岛的计划,主要目的是为了战争需要。不少古城的四周都有护城河,而凿山成岛的大型工程一旦成功,特殊的地理环境决定了江州城的护城河将是长江、嘉陵江的天然屏障。要越过这个天然屏障,攻打有厚实城墙保护的江州城,那将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攻不下城池退兵会非常困难。就在今天,现代战争条件下,有四面环水屏障的城池,也比没有天然屏障做保护的城池更加的易守难攻。

 

面对古人“凿山成岛”计划所产生的联想

 

1700多年后,今天的重庆,各行各业飞速发展,笔者这是第三次到重庆,离上次到重庆已有十五、六年时间了。重庆的变化之大,发展之快,令人瞠目结舌。美丽的山城景观,简直就是这世界上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城市的神工鬼斧之工,让你真的感受到了重庆人民艰苦创业的伟大!一座座气势宏大的跨江大桥,一条条穿山的和连接两江两岸的隧道,一幢幢依山而起的大楼,以及江岸上、高山上飞驰的轻轨和地下飞奔的地铁,简直把这座从山上到山下,都被森林覆盖了全部空地的城市变成了神话,十几年前老重庆的印象,早被这壮观的景象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不到重庆,你真的不知道自己住的城市,有多么的平板单调,有多么的平铺直叙啊!这世界上,在哪儿还能够看到如此曲曲的、幽幽的、立体的、错落有致的、从天上连接到天下的风景城呢!近些年去过重庆、品味过重庆的人,一提起山城,便是对山城壮美景观的无限赞叹,对人类创造能力的无限赞叹!山城由于受到大山大江特殊地理环境的影响,建设难度比任何城市都大,建设的科技含量和成本比任何城市都高,可重庆人民却依山傍水,硬是把它雄伟地建立起来了,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惊天动地的事!面对长江,我脑子里大胆地展开了联想。嘉陵江在沙坪坝区石井坡站附近(石井坡站接近瓷器口),由东北而来向东南而去,这儿出现了嘉陵江的一个“拐点”。从这里至大渡口区南部的长江北岸,南北向的直线距离为23公里左右。(直线两头,嘉陵江“拐点”距朝天门直线距离14公里左右。大渡口区南部的长江北岸,距朝天门直线距离25公里左右)在这条直线附近或其以东某个合适的地方,开挖半岛,使之形成一个四面环江的、一百至两百平方公里的大岛,那么,重庆将变成具有“山城”、“岛城”双重地理格局的景观城市。今日重庆“山城”的称谓,由于重庆发展变化的迅速和巨大,已是城市重要的标签和无形资产了,已是世界上一个光荣的、具有独特文化风格的“音阶”了,而“岛城”呢?“山城”再加上被长江、嘉陵江环抱的“岛城”呢,它的无形资产有多大?它和“山城”结合,几何价值、旅游价值有多大?人工江流的开通,航运可以把商品直接送入今天半岛里面的位置去,对城市经济发展的作用,也许是不能低估的呢!这样做,即使压根儿就没有什么经济价值,仅仅是为了改变城市的自然景观供人们享受,也首创了人类历史上少量大型运河的开通、道路桥梁的架设,目的是为了使地球变得更美丽,使人们的精神享乐、心理愉悦得到更大幅度的提高这样一个全新的境界了啊!难道我们人类有目的地改造世界,永远都首先是为了经济利益的需要?就不能有一次,首先是为了让地球变得更漂亮、为了让我们地球人的精神生活,过得更美好的需要?当然,要达到这个高水平的改造自然的目标,需要有高度发达的生产力水平作为前提、保障和后盾,但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人类可以像画家绘最美的风景画一样,如何在画幅上把画绘制得更精美,就如何拿凿刀在地球上把风景雕刻,既尊重自然环境,又大手笔地创造更新更美的自然环境!人类对艺术产品的生产与创作、精神产品的生产与创作,会提高到一个在自然界身上下功夫的全新的境界!重庆将来,不只有一起“凿山成岛”的人工自然,还将有凿渝北区、江北区之山,引嘉陵江水入长江而成岛的,凿巴南区、南岸区之山,分流长江而成岛的多起人工自然。这座长江上游、青藏高原边沿的山城,将会成为拥有“桥都”“洞府”美誉的、世界上最大的“水乡城”!

长江悠悠东流,每读古人的书籍,每出行一次书籍中讲到的名胜,总能从古人的智慧中感悟到一些东西,这都是由于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给后人的智慧增加了飞翔的翅膀,让子孙能够展开丰富的联想,在思想的宇宙中,在广袤无垠的祖国领土上,任意的自我陶醉、任意的自我翱翔!

                                          2012年9月15日

附重庆市区图网址:

http://map.soso.com/?pid=web.map&ie=utf-8&w=%E9%87%8D%E5%BA%86

(鼠标在地图上可推拉放大地图,看到一些地名。并能测量距离。)

 

作者简介:廖伦焰,1963年出生于四川省盐亭县,作家、诗人、三国史学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日史编辑委员会理论评论部副主任、研究员。著有长篇小说《极点》、《性罪》及《龙康中短篇小说集》、《廖氏诸葛亮评传》等作品。2005年公开发表了对诸葛亮重新进行历史评价的重要学说。 2010年与另外七名学者联名上书监察部,要求取消河南省文物局对安阳曹操墓的违法认定。是多家媒体邀请的特约评论员。

 

 

 

上一篇文章:校园秋意浓
下一篇文章:裴寨 心之所往
相关文章: